Miss.S小姐

你若還在,我必不忘。

沒忘記518❤️💛
你們都會好好的吧?會吧?

(圖侵刪)

【农靖】PWP浴室play H

青图:

奶尤农汤,很雷,慎入


我土偶第一辆完整的车


ooc是我的,与NP的大家都没关!


短篇一发完,看完不准打我


顶锅盖逃走


你说我是不是你的小宝贝?






一个花絮:


“陈立农,把你润肤油借我用一下!”林彦俊在房间内大叫。


“啊,那个……不好意思,用完了诶。”陈立农笑得一脸纯良,但是耳根却几乎不可见的红了。


 


END






我就试试看看可不可以能变蓝......


要是还不行就走评论....

草莓汽水

FACAI:

我就想开ce了!!所以我顶风作那个一下大家随便看看,看完就算。


现实架空ABO没有剧情,因为ABO所以应该能算成年了的(强行)不能接受高中生攻还是勿入哦。


好爽,我写的好爽,希望大家看的也爽。






年下冲啊








另外这三天真是爆肝了,接下来的慢慢写……

男孩(九)【完结】

佚名:

如果问尤长靖什么是心动,这个看似大大咧咧实则情绪敏感的人会告诉你很多个答案,很多个瞬间。
心动可以是唱歌时的一个对视,可以是演出结束后一颗甜甜的巧克力,可以是某天阳光下突如其来的亲吻。
可你若问他什么是心安,尤长靖会告诉你,那是……一个牵手。
决赛舞台上,黑暗中,镜头外,一只向他伸过来的右手。
那天的尤长靖备受煎熬至最后一刻,节目时间很长,他一直保持着微笑,心却紧张的快要蹦出来。
《Forever》准备的时候,尤长靖深呼吸调整着状态,左眼余光看到一只手向自己伸来,牵住了自己的左手。
那只手很大,掌心仿佛有点湿湿的,却莫名的温暖和让人心安。
那个人仿佛有些不好意思地侧过头去,尤长靖看着他的侧脸,突然觉得这个男孩长大了。
今天的陈立农撩开刘海一改往日可爱形象,做了个帅气的发型。他的脸比才来的时候消瘦了许多,个子好像也长高了些。尤长靖就这么看着他,脑海中浮现出关于他的一幕幕。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越发地习惯有他陪在身边了呢?
开心的时候、难过的时候、还有现在紧张到难以窒息的时候,他总是在自己身边,陪伴着守护着。这个人,明明比自己小了六七岁……
尤长靖看着他的侧脸,觉得自己的好不容易平复的心跳又有了加速的征兆。
不过这次不是因为紧张,他知道。

决赛结束后所有人都乱成一团,练习生,工作人员,家长,记者……后台一片混乱。
刚刚接受完采访的尤长靖和林彦俊被经纪人拦在走廊,通知他们换完衣服后迅速去车上集合,今晚大老板要给他们开庆功趴。
更衣室里一群练习生拿着手机互留着联系方式,尤长靖一边换衣服一边用目光搜寻着自己想找的那个人,却没见身影。
“我去厕所,林彦俊你换好后就先去车上吧不用等我。”
林彦俊头也没抬地嗯了声。
尤长靖一路快走,却并不是去他说的地方,而是一路找找寻寻。此时的走廊上来来往往全是人,他正在想该怎么找那个人的时候,手腕被一个熟悉的力道握住,将他就近拉入一个房间。
房间很小,堆满了各种杂物,拉着他的那个人打开灯,顺势关门锁上,一气呵成。

“农农”
“你刚才是要去哪里?”
两个人同时开口,尤长靖听清对方的问题,笑出了声。
“你这样突然把我抓进来,再问我要去哪,是不是有点晚?”
没想到陈立农一脸严肃,“不管你本来想去哪,现在都被我截住了。不许你去找别人,我不高兴。”
“我想……”尤长靖主动伸手,抱住了面前这个人。
“我想你,农农。”他把脑袋埋在大个子男孩的胸前,笑着说:“刚才在找的人也是你,怎么办,你不准吗?”
陈立农被突如其来的惊喜砸蒙了,他一直知道这个人讲话很甜,没想到还可以这么甜!
他正准备回抱,怀里这个人却先松开了手,向后退了一步,笑嘻嘻地看着自己。
“不能抱太久了,公司那边等着我去集合呢。”
还是一如既往的会破坏气氛,陈立农有些不满意。
“这都结束了还要集合?”
“是老板来了,说晚上要给我们庆功,必须要去。”尤长靖一脸无奈的样子。
“庆功?你们?去哪里?”
“还没说呢,不过刚才听经纪人小道消息,应该是某个很红的夜店吧?好像老板很喜欢。”尤长靖回忆着,没注意面前这个人脸色不善了起来。
“夜店?!!”
“嗯。哎呀农农你这是什么表情啦。”
“是不高兴的表情。”陈立农嘟着嘴,去牵对方的手。“不想你去,不放心你去。”
尤长靖扑哧一声捂嘴笑了,“我们很多人一起去的啦,你不要想太多。”
“怎么能不想!”陈立农更加委屈了,“喜欢的人还没给我个名分,就要和别人去花天酒地了。”
“农农?”
“嗯?”
“你是……认真的吗?”
“我看起来像开玩笑吗?还是说长靖你感受不到我对你……”
“我的意思是,你喜欢我这个人。”尤长靖努力组织着语言,“我可能并不如你想象的那么好,我其实很自私的,也不是那种傻白甜的小男生。就像林彦俊说的,这么大年纪了还一副甜甜的样子……我……”
“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是我喜欢的。”陈立农打断他,直视他的眼睛。“我不需要去听别人说,如果有我目前还不知道的,你的其他样子,我要自己来发现。”
“可是……我和林彦俊的捆绑还没结束。就像今天在舞台上,我……”
“我知道,这是工作。”
“可是你会不高兴吧?”尤长靖回想起刚才宣布排名以后,自己和某人拥抱的时候,隐隐都能感受到来自身后的,这个人火热的目光。
“我会不高兴,会吃醋,可是我也会理解。”陈立农伸手刮了刮他的鼻尖,“我不是无理取闹的小朋友,尤老师如果觉得过意不去,可以事后补偿我。”
尤长靖想起了这个人一次次“索要”的补偿,从脸颊红到了耳尖。
“请问尤老师,我现在可以索要了吗?”
陈立农客客气气地样子,像一个举手提问的好学生。他看见尤老师仿佛有些害羞地垂下了目光,睫毛一颤一颤的,用蚊子般的声音,说了声“嗯”。
陈立农脑中一万朵烟花炸开了。
他伸手去摸尤长靖的脸,觉得自己的手都在颤抖。陈立农用手指勾勒出他的下巴,抬起他的头,看向他今天哭过太多次而有些红肿的眼睛。
然后目光一寸寸向下移,最后停留在那双因紧张而被主人正咬着的嘴唇上。
陈立农低头吻了上去,舌尖翘开他的唇,在他嘴里肆无忌惮地扫到每一个角落。
“唔……”
尤长靖被他吻的有些腿软,伸手想推开他呼吸空气,却不知怎的环上了他的脖子,更方便了那个人的动作。
陈立农的吻温柔而霸道,当他发现怀里这个人只会傻傻地憋着气的时候只能不舍地松开,放他大口地呼吸了起来。
“不行了,农农……公司那边还等着……”
“长靖你真的很会煞风景诶!”
“对不起,可是真的……”
“晚上不许喝酒。”陈立农想起刚才立下的懂事Flag,只有自己让了一步。“就算一定要喝,也不能多喝。”
“嗯。”
“不准和其他人太亲密,男女都不可以,你现在是偶像了要注意形象。”
“知道啦,不过是不是可以有个例外?”尤长靖看着对方喋喋不休的样子,觉得他真是可爱极了。
“什么例外?不能例外!陆定昊也不行!”
“我不是说他啦!”尤长靖眉眼都笑成了一条缝。

“我是说你,我的例外,陈立农先生。”

End.


——纪念我第一篇正经HE小甜文——
本来还写了好多,可是觉得再这么喋喋不休写下去就变成流水账了,昨晚去请教了专写HE的朋友,临时决定就这么完结正文啦~
这篇名字的来源是《女孩》,也希望大家看的时候可以就着这首歌做BGM,甜甜的。
以后会写长长短短的小番外,希望大家能喜欢
今天他俩USJ真是太甜了!!!

男孩(八)

佚名:

陈立农发觉尤长靖最近在躲着自己。
虽然在那之后两个人就被调到了一个宿舍,他们的见面机会却仿佛骤减了起来。早上醒来的时候那个爱赖床的人早就一溜烟没了影;吃饭的时候总是瞧见他夹在一群人中间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晚上也是快熄灯了他才匆匆跑回来,五分钟洗了澡便马上钻进被窝睡觉。
陈立农很想抓住他问问自己难道有这么可怕?自己又不会对他……做什么……吧?
其实千人见面会那天的表白和亲吻也在自己的计划之外,陈立农本意就是撒撒娇拉个小手蹭个拥抱什么的,他一直给自己设定的只是个可以让尤长靖习惯在身旁的好友,可能随着岁月辗转成歌,未来的某一天,说不定就那么顺理成章地,赖在他身边。
可不知是那天的阳光太明媚,抑或那个人太诱人。
17岁的少年心里感叹,自己果然还是年轻气盛,经不起美色的诱惑。


节目进入决赛阶段,大家的练习都更加努力了自觉了起来。
这天午饭时间每家经济公司都来了些人,各自进行谈话后,那个网络上已经铺天盖地炸了一轮的消息终于后知后觉地传进了大厂。
林彦俊抄袭。
陈立农听自家经纪人耳提面命地交代着注意事项,一颗心早已飘到了尤长靖那边去。
面谈结束后大多数人都继续回到了训练室,陈立农绕到《it's OK》房间,没看到那个人,想回宿舍碰碰运气,刚到门口,就和正准备离开的香蕉经纪人碰了个面对面。
宿舍里只有林彦俊一个人,他斜倚在床上玩着手机,手机屏幕上的光映在他的脸上,半明半暗,令人琢磨不出情绪。
“彦俊,不去练习?”
林彦俊闻声抬头,嘴角扯出个不怎么有诚意的微笑:“你也知道了吧?我现在去练习室做什么,笑柄吗?”
陈立农不太适应这样说话的林彦俊,又不知道该怎么接,只得安慰他道:“都会过去的,你看我之前被骂成那样,现在也过来了。”
林彦俊想起这个人之前低沉的那段时间,把呛人的话收了回去。
“一起去练习吧?你不去有人会担心的。”见他态度有所好转,陈立农提议。
闻言林彦俊似乎冷笑了一声,“担心我?你不会是说尤长靖吧?”
他上下打量了一眼陈立农,“我说,你不要被他骗了。尤长靖这个人,对你亲亲热热的,是为了镜头和关注度。24岁的人了还炒什么甜心人设,你不觉得好笑吗?”
“林彦俊!”陈立农的血液像沸腾了一样,无法遏止的怒火涌了上来,他一字一句地说道:“长靖他不是那样的人!他是真正关心你!你……”
他顿了顿,发现自己没学过什么骂人的话,只得讪讪道:“你愿意自己呆着就呆着吧,我去训练了!”随后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门外站着一个人。
尤长靖左手拎着几瓶水,右手端着一盒关东煮,估计没想到陈立农会突然出来,愣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陈立农也没想到他正在门外,更不知道刚才的话他听到了多少,此刻也傻了。
“农农……”
陈立农一把抓过他手中的水自己提着,用右手牵着他向电梯走去。

顶楼有个楼梯可以通往天台,很多练习生会在不想被摄像机拍到的时候偷偷翘开锁上来,虽然节目组三令五申不允许。
今天的锁已经不知被哪个坏小子打开了放在一边,陈立农推开门,带人走到天台上。
眼见已经四月了,廊坊的春天来得却没这么快,大风呼呼地吹在两个男孩的脸上。尤长靖意识到自己的手还被对方牵着,轻轻抽了出来。
陈立农有些不满地看向他。
“额……要不要吃……关东煮?”尤长靖感觉自己在这个男孩面前越发的气弱了,“快凉了,就……不好吃了。”
“不辣的关东煮,你是买给林彦俊的?”
陈立农只是看一眼就气不打一处来,自己刚才担心找他半天,原来他跑去给林彦俊买食物了??
“这不是……看他没去食堂……”尤长靖越说声音越小,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刚才我们的对话你听到了吗?”
“……”尤长靖本来想随便搪塞过去,可对上陈立农那漆黑深沉的眼睛,身体下意识就说了实话。
“听到了。”话说出口的那刻好像有无尽的委屈无尽的难过都涌了上来。
尤长靖想掩饰过去,却还是红了眼睛。
陈立农心疼的不得了,单手将他捞入怀中,轻轻地,一下一下地顺着他的背,随后小心翼翼的,将下巴抵在他的肩上。
“农农,我不是那样的人。”他听见那个人说话,声音里带着哭腔。
“我知道。”
“我是真正把你们当成好朋友,真正想对你们好的。”
“我知道。”
我知道你是怎样好的一个人。陈立农想告诉他,我一直都知道,一直都看着,你的好你的真诚和善良,你的带给我的美好,远比你以为的,还要多很多。
“农农。”
“嗯?”
“关东煮凉掉了就真的不好吃了。”
“长靖你知不知道我刚刚才酝酿好气氛和台词!”
尤长靖噗嗤笑了出来,反而拍了拍他的背,“农农,我没事,真的。”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推开这个怀抱,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尤长靖看似柔弱,内心却宽广而坚强。
陈立农看着他有些泛红,又笑的弯弯的双眼,突然迫不及待的想长大,想变得更成熟,更强大。
他想保护面前这个人。

“长靖。”
“干嘛?”
“我饿了,关东煮可以给我吃吗?”
“凉了吃会坏肚子。”
“我们可以去茶水间加热,偷偷的。”

“好。”

男孩(6.5?)插播一小段哈哈哈

佚名:

决赛的选曲就这么到来了。
听完PD介绍的规则,练习生们纷纷拿起手中的歌词议论起来。
“是在纠结选哪个位置吗?”尤长靖站在陈立农上一层,见他对着歌词页叹气还以为遇到了什么困难,习惯性的将头凑了过去。
陈立农顺势举起了手中的歌词,“长靖帮我看看,哪个位置更适合我?”
尤长靖指了指《it's OK》的主唱位置,“虽然有一句高了些,但农农你唱歌没问题的,多练练就好了。你排第二名,坤坤应该会选《Mack Daddy》,变数不大。”
陈立农盯着这个一脸认真的人,觉得自己头上的好感度又在噌噌UP了,“那你呢?”
“说实话我也很喜欢《it's OK》主唱啦,但是仔细看来农农会比我更出彩,副主唱1我觉得也不错。”尤长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到。
“你总是这样为别人着想,就不能多为自己考虑吗?”听到他的话,陈立农有些无奈。
尤长靖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更加不好意了。“我不是那么大公无私的人啦,只是...只是农农你不算别人啊。”
陈立农整颗心都被暖的服服帖帖的,今天的第N次觉得果然中了这个人的毒,要完蛋了。

“长靖。”
尤长靖闻声看向他。
“想不想听,我唱RAP?”
尤长靖露出一脸震惊的表情,很想问问这个人今天打开的方式是不是哪里没对。
“我早就想试试RAP了,长靖帮我看看《Mack Daddy》吧。”陈立农摸了摸这个备受惊吓的脑袋。
尤长靖已经对这个人没大没小的行为麻木了,瞪了他一眼,然后细细研究起来。“RAP2吧,RAP不是很多,练练应该还好。”他指了指那几句 歌词,仿佛不经意地提了句,“我还以为决赛也能和你一起合作呢。”
陈立农还没品好这句话里的意思,就见尤长靖挪到了郑锐彬那边。原来此刻的郑锐彬被挪到了主唱位置,尤长靖如果要选主唱,势必要再次挪开他,现在应该是去问他心里的备选位置了。
这个人,看似每天笑的没心没肺,却总是细致到点点滴滴,分毫不差。
陈立农带着小小的骄傲和自豪看着正在仔细讨论的那个人,觉得今天的尤老师也是满分的甜。


————这一段应该在6和7之间,之前时间线搞错的时候写好了,又不想删掉,还是发出来吧
这一章给群里的各位留言互FO用~感谢🙏

男孩(七)

佚名:

陈立农写下“尤胖”这两个字的时间知道林彦俊也会写他的名字。
其实这种时候,安静跳过自己,让对方公司好好炒他们的CP,才是情商高的做法。陈立农一直很清楚这些游戏的规则,也很懂得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该闭嘴。
可是他被旁边那个人蹬了一眼,看见那个人可爱的生气的模样,自己就不由自主地对着话筒说出了:“我的小宝贝”这样不合规矩的话。
去他的懂事,我还是个未成年的宝宝来着。
陈立农眯起双眼,笑的人畜无害。
刚才在《我永远记得》舞台上,那两人的十指相扣引起了满场的尖叫声,虽然排练时已经看了很多遍,每一次都还是虐他千百遍。
陈立农的心塞很好的掩饰在笑脸之下,终于熬到了千人见面会结束。
他想起上次舞台结束后自己尝得的那一点“甜头”,心里更加得寸进尺了起来。

“长靖,有人找你哦。”陈立农假装刚进来的样子,对正在和其他组员一起换衣服的尤长靖说。
尤长靖还以为真的有人找,小跑过来跟着农农来到了一个没人的房间。
“所以,是谁找我啊?”尤长靖瞪着他那双大眼睛,四下打望着。
陈立农看着他那天真的神情,忍不住笑道:“陈立农找你。”
“搞什么啦,神神秘秘的。”尤长靖作势要出门去,手还没碰到把手,就被陈立农抓住,陈立农的力气很大,将他拉回来面朝着自己,然后顺势抵在了门上。
“怎、怎么啦?”尤长靖背靠着门被框在这个比自己高一个头的男孩怀中,第一次底气不足了起来。
“壁咚你。”陈立农对着他说,本来想来一个深情对视,可对方低着头,只留给自己一个后脑勺。”
“那、那你壁咚完了,可以放开我了吗?我还要、回去换衣服。”
“不可以。”陈立农说得理直气壮,他低下头,在尤长靖耳旁轻声说:“这几天你都和林彦俊一直在一起练习,我需要补偿。”
“哪有……和林彦俊一直啊,我们不是都一起在练吗?”尤长靖下意识反驳到,却好像没觉得补偿这个词有什么不对。
“你们为了练那个十指相扣,单独练了很多次。”陈立农嘟起嘴,一副我就是要计较的样子。
“这是编舞老师的安排啦。”
“我不管。”陈立农继续控诉着:“而且我们的《我怀念的》,刚才为什么要提议唱,这不是属于我们的怀念吗?”
尤长靖没想到他提到这件事,只得好声好气地解释:“是因为他们都叫你唱《女孩》,我看你一副为难的样子……”
“《我怀念的》这首歌,是想和我一起唱,还是和林彦俊一起唱?”
没想到这个人还在执着这首歌,尤长靖叹了口气。
陈立农见他这样,心里一紧,然后放开了框着他的手,向后退了一步。

“想和你一起唱。”
尤长靖抬头看向他,没想到看到陈立农一脸受惊的表情,于是伸出手,主动抱住这个男孩。
“农农,不要不高兴。”他将脸贴在男孩的胸前,听见扑通扑通的心跳。
“我最近学了一句中国的老话。”陈立农的缓缓开口,“我说给你听,好不好。”
尤长靖点了点头。
“无事献殷勤,非...”陈立农一字一字地,有些生硬地说着。
“非常喜欢你。”

尤长靖以为对方在练最近流行的土味情话,放开抱着的手,正准备打他两下,却被陈立农再次向后一把推去。
他又一次的后背抵门,挥起的手臂不小心碰到了灯的开关,房间里突然暗了下来。
尤长靖抬头看向这个今天有些不一样的男孩,窗外的光洒进来,将他勾勒出一个好看的轮廓,而背光的这张,正看向自己的脸,让人有些看不清他的神情。
陈立农就这么静静的,看着这个在自己身影笼罩下的、自己朝思暮想的人,抬起右手,抚上这张有点肉肉的脸庞。
“还欠我一个补偿。”陈立农放低的嗓音充满着少年感,还有着些许成熟的味道,让人听着竟面红耳赤了起来。


陈立农的右手带着说不清的柔情在尤长靖脸上游走着,指腹划过他的眉眼、他的脸颊、他的下颚,然后缓缓摸索至那个人的唇边。


他俯身吻了上去。
17岁男孩儿的吻,轻轻的,软软的,小心翼翼的,贴在了尤长靖的唇上。

“非常喜欢你,尤长靖。”

————今天小柚受委屈了,我气的睡不着,于是码了一章计划之外的故事。离我一开始的大纲越来越远了……不过这么甜甜的我也愿意~
团综快营业了,希望看见这两只甜甜的互动。

男孩(六)

佚名:

灵超和陆定昊最近私底下给陈立农起了个别称:粘人农。
一开始他们以为陈立农只是好学而已,练习的时候贴着尤老师,下课吃饭的时候也霸占着尤老师,好像有很多问题要问。后来他们发现自己太天真,这个笑眯眯的大男孩好像有着极其强烈的占有欲,将尤长靖死死地划在了自己的圆圈里。
“你知道吗,那个粘人农昨晚又在我们宿舍待到熄灯,他最近吃错药了吗?”陆定昊和灵超吃完盒饭准备去扔掉,提起某人就忍不住翻了个白 眼。
“他怎么粘完洋哥粘尤长靖,不能去和林彦俊做好兄弟吗。”灵超拆开一杯酸奶喝着,说话有些不清晰。“眼不见...”
“咳咳,你说话还是要遮掩一下,不然同一个组合的我很难接话诶。”陆定昊知道灵超一直不太喜欢林彦俊,无奈地看了看天。
“不过虽然这个粘人农又心机又和洋哥玩,比起某人,我觉得他对尤长靖是挺好的。”
“恩,好的像个无事献殷勤的初恋小男生,哈哈哈哈。”

陈立农打了个喷嚏,摸了摸鼻子。
“感冒了吗?”旁边的尤长靖一脸关切,“一会就要上台了,今天可千万不能生病。”
“那明天可以生病吗?”陈立农一脸坏笑。
“明天也不可以!”尤长靖没好气地敲了他一下,“农农你学坏了!”
陈立农笑嘻嘻地看着他,觉得上台前的紧张被一扫而空。

没过多久《戒烟》全组来到后台集合,此时的台上是步入尾声的《ZERO》。
“这首完了是不是还有一首才到我们?”陆定昊戳了戳尤长靖,发现对方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屏幕。
屏幕上一闪而过有个白发帅哥。
陆定昊收回视线,正想叫尤长靖回回神,却被旁边表情有些可怕的陈立农吓了一跳。
直到《ZERO》谢了幕,陆定昊再看过去,发现刚才的自己仿佛产生了错觉。此刻的陈立农还是那个眼睛带笑的大男孩,他左手胳膊搭在尤长靖肩上,一边说了句什么,一边舔了舔嘴唇。而尤长靖右手抬起,握了握陈立农的手腕。
陆定昊突然觉得这个场景有点,难以言喻的少儿不宜。
他目视前方,心里默念着阿弥陀佛,我什么都看不见。

晚上的舞台结束后大家陆陆续续都换掉了演出服,陆定昊刚穿好外套,侧过头发现刚才还在边上说个不停的尤长靖没了身影。


这不省心的笨蛋!是迷路了还是被粉丝围了?


陆定昊像个担忧的老母亲,正打算叫人一起搜索失踪人口,一到走廊,就听见对门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被我发现啦,你不是最近说不吃巧克力了吗,不自觉哦农农~”


门只是虚掩了一半,陆定昊很容易就辨别出了害自己担心的某人抓着另一个人的手,笑的没心没肺。


而被他抓住的那个人笑的更灿烂,只见他将手举高,然后撕开手中的某样……大概是巧克力,喂到了尤长靖嘴边。“本来就是想拿来奖励最近辛苦减肥的尤老师的,嗯?张嘴。”


陆定昊眼睁睁看着没骨气的尤老师乖乖听话,张开嘴咬了上去。好像吃的时候呜呜不清地说了句“这还差不多。”


对面那个平时看起来单纯可爱的大男孩,收回手后舔了下刚才拿巧克力的手指,笑的意味深长。




阿弥陀佛


陆定昊觉得自己快要成王子异了。






————还没有接到我原先写的主线上,感觉写成了流水账……

男孩(五)

佚名:

《戒烟》练习室中,先一步进来的陈立农躲在立牌后面,为了给尤长靖一个惊喜,没想到被这家伙一眼拆穿了。止不住的欢喜让他放肆起来,将尤长靖打横抱起,开心地转起小圈圈。
他感受到那个人双手环着自己的脖子,听他叫着晕晕晕,真是忍不住又想逗逗他。
陈立农将他放下,目光却离不开。
真好,又可以和你在一组了。

《戒烟》这组简直是尤长靖的亲友团,陆定昊、灵超总是围着他叽叽喳喳个不停。陈立农只得和木子洋搭起腔来,一群人其乐融融也算融洽。
不一会灵超发觉了这边的情况,有些不开心了起来。
“农农,别和木子洋闹啦,我没法继续了哦。”尤长靖察言观色了一番,开口打断了他们的嬉闹。
陈立农马上乖乖的端坐起来,朝尤老师那边挪近了些,虽然被教训了却一副喜滋滋的模样,惹得木子洋翻了个优雅的白眼。

集体排练结束后,陈立农拉着尤长靖去健身房。本来是想督促这家伙好好锻炼,没想到尤长靖见里面没有其他人,转身锁了门。
“农农我和你说哦。”他放低声音,将嘴凑到陈立农耳边,“在灵超面前你不要和木子洋太亲密啦,好吗。”
陈立农被他的气息扫的心里痒痒的,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灵超会不高兴的啦。”尤长靖只好明说。
“哦,只是关心灵超吗?”大个儿男孩居然一副委屈的模样。
“不、不只是啦!我也不想灵超和你关系不好,毕竟你们都是我最好的朋友。”
“那还是为了灵超。”农农可怜地眨巴眨巴眼睛,“我觉得我需要补偿,嗯?队长大人?”
尤长靖没想到这么大个男孩撒起娇来也让自己应付不来,做出一副投降的样子:“好啦好啦,想要什么补偿,你说。”
“我不去找木子洋,我来找你,你陪着我,好不好。”
健身房的灯光不知道是不是太亮了,尤长靖竟然被面前这个大男孩的笑容闪的躲开了目光。
他面颊微红,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陈立农愣了足足半分钟,才意识到对方刚才的答应了自己,喜悦的心情满到快溢出来,他一把环住尤长靖的腰,面对面将他抱了起来。
“农农,放我下来啦。”
“不放。”
陈立农抱着他转了两圈。
“长靖,我好高兴。”





————今天这俩人机场发糖了,只有把本来计划写的改掉了……
好纠结啊,我计划还要农农单箭头被虐两章的,可是现在根本下不了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