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S小姐

你若還在,我必不忘。

男孩(九)【完结】

佚名:

如果问尤长靖什么是心动,这个看似大大咧咧实则情绪敏感的人会告诉你很多个答案,很多个瞬间。
心动可以是唱歌时的一个对视,可以是演出结束后一颗甜甜的巧克力,可以是某天阳光下突如其来的亲吻。
可你若问他什么是心安,尤长靖会告诉你,那是……一个牵手。
决赛舞台上,黑暗中,镜头外,一只向他伸过来的右手。
那天的尤长靖备受煎熬至最后一刻,节目时间很长,他一直保持着微笑,心却紧张的快要蹦出来。
《Forever》准备的时候,尤长靖深呼吸调整着状态,左眼余光看到一只手向自己伸来,牵住了自己的左手。
那只手很大,掌心仿佛有点湿湿的,却莫名的温暖和让人心安。
那个人仿佛有些不好意思地侧过头去,尤长靖看着他的侧脸,突然觉得这个男孩长大了。
今天的陈立农撩开刘海一改往日可爱形象,做了个帅气的发型。他的脸比才来的时候消瘦了许多,个子好像也长高了些。尤长靖就这么看着他,脑海中浮现出关于他的一幕幕。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越发地习惯有他陪在身边了呢?
开心的时候、难过的时候、还有现在紧张到难以窒息的时候,他总是在自己身边,陪伴着守护着。这个人,明明比自己小了六七岁……
尤长靖看着他的侧脸,觉得自己的好不容易平复的心跳又有了加速的征兆。
不过这次不是因为紧张,他知道。

决赛结束后所有人都乱成一团,练习生,工作人员,家长,记者……后台一片混乱。
刚刚接受完采访的尤长靖和林彦俊被经纪人拦在走廊,通知他们换完衣服后迅速去车上集合,今晚大老板要给他们开庆功趴。
更衣室里一群练习生拿着手机互留着联系方式,尤长靖一边换衣服一边用目光搜寻着自己想找的那个人,却没见身影。
“我去厕所,林彦俊你换好后就先去车上吧不用等我。”
林彦俊头也没抬地嗯了声。
尤长靖一路快走,却并不是去他说的地方,而是一路找找寻寻。此时的走廊上来来往往全是人,他正在想该怎么找那个人的时候,手腕被一个熟悉的力道握住,将他就近拉入一个房间。
房间很小,堆满了各种杂物,拉着他的那个人打开灯,顺势关门锁上,一气呵成。

“农农”
“你刚才是要去哪里?”
两个人同时开口,尤长靖听清对方的问题,笑出了声。
“你这样突然把我抓进来,再问我要去哪,是不是有点晚?”
没想到陈立农一脸严肃,“不管你本来想去哪,现在都被我截住了。不许你去找别人,我不高兴。”
“我想……”尤长靖主动伸手,抱住了面前这个人。
“我想你,农农。”他把脑袋埋在大个子男孩的胸前,笑着说:“刚才在找的人也是你,怎么办,你不准吗?”
陈立农被突如其来的惊喜砸蒙了,他一直知道这个人讲话很甜,没想到还可以这么甜!
他正准备回抱,怀里这个人却先松开了手,向后退了一步,笑嘻嘻地看着自己。
“不能抱太久了,公司那边等着我去集合呢。”
还是一如既往的会破坏气氛,陈立农有些不满意。
“这都结束了还要集合?”
“是老板来了,说晚上要给我们庆功,必须要去。”尤长靖一脸无奈的样子。
“庆功?你们?去哪里?”
“还没说呢,不过刚才听经纪人小道消息,应该是某个很红的夜店吧?好像老板很喜欢。”尤长靖回忆着,没注意面前这个人脸色不善了起来。
“夜店?!!”
“嗯。哎呀农农你这是什么表情啦。”
“是不高兴的表情。”陈立农嘟着嘴,去牵对方的手。“不想你去,不放心你去。”
尤长靖扑哧一声捂嘴笑了,“我们很多人一起去的啦,你不要想太多。”
“怎么能不想!”陈立农更加委屈了,“喜欢的人还没给我个名分,就要和别人去花天酒地了。”
“农农?”
“嗯?”
“你是……认真的吗?”
“我看起来像开玩笑吗?还是说长靖你感受不到我对你……”
“我的意思是,你喜欢我这个人。”尤长靖努力组织着语言,“我可能并不如你想象的那么好,我其实很自私的,也不是那种傻白甜的小男生。就像林彦俊说的,这么大年纪了还一副甜甜的样子……我……”
“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是我喜欢的。”陈立农打断他,直视他的眼睛。“我不需要去听别人说,如果有我目前还不知道的,你的其他样子,我要自己来发现。”
“可是……我和林彦俊的捆绑还没结束。就像今天在舞台上,我……”
“我知道,这是工作。”
“可是你会不高兴吧?”尤长靖回想起刚才宣布排名以后,自己和某人拥抱的时候,隐隐都能感受到来自身后的,这个人火热的目光。
“我会不高兴,会吃醋,可是我也会理解。”陈立农伸手刮了刮他的鼻尖,“我不是无理取闹的小朋友,尤老师如果觉得过意不去,可以事后补偿我。”
尤长靖想起了这个人一次次“索要”的补偿,从脸颊红到了耳尖。
“请问尤老师,我现在可以索要了吗?”
陈立农客客气气地样子,像一个举手提问的好学生。他看见尤老师仿佛有些害羞地垂下了目光,睫毛一颤一颤的,用蚊子般的声音,说了声“嗯”。
陈立农脑中一万朵烟花炸开了。
他伸手去摸尤长靖的脸,觉得自己的手都在颤抖。陈立农用手指勾勒出他的下巴,抬起他的头,看向他今天哭过太多次而有些红肿的眼睛。
然后目光一寸寸向下移,最后停留在那双因紧张而被主人正咬着的嘴唇上。
陈立农低头吻了上去,舌尖翘开他的唇,在他嘴里肆无忌惮地扫到每一个角落。
“唔……”
尤长靖被他吻的有些腿软,伸手想推开他呼吸空气,却不知怎的环上了他的脖子,更方便了那个人的动作。
陈立农的吻温柔而霸道,当他发现怀里这个人只会傻傻地憋着气的时候只能不舍地松开,放他大口地呼吸了起来。
“不行了,农农……公司那边还等着……”
“长靖你真的很会煞风景诶!”
“对不起,可是真的……”
“晚上不许喝酒。”陈立农想起刚才立下的懂事Flag,只有自己让了一步。“就算一定要喝,也不能多喝。”
“嗯。”
“不准和其他人太亲密,男女都不可以,你现在是偶像了要注意形象。”
“知道啦,不过是不是可以有个例外?”尤长靖看着对方喋喋不休的样子,觉得他真是可爱极了。
“什么例外?不能例外!陆定昊也不行!”
“我不是说他啦!”尤长靖眉眼都笑成了一条缝。

“我是说你,我的例外,陈立农先生。”

End.


——纪念我第一篇正经HE小甜文——
本来还写了好多,可是觉得再这么喋喋不休写下去就变成流水账了,昨晚去请教了专写HE的朋友,临时决定就这么完结正文啦~
这篇名字的来源是《女孩》,也希望大家看的时候可以就着这首歌做BGM,甜甜的。
以后会写长长短短的小番外,希望大家能喜欢
今天他俩USJ真是太甜了!!!

评论

热度(129)